十大娱乐明星艺考趣闻趣事

  ,我们所熟悉的这些娱乐明星,很多人都要经过艺考,就是各大艺术类院校举行综合专业考试,其中有不少的趣闻,说是趣闻,其实仔细看过之后,也很励志,有人说娱乐明星的成长故事其实就是长长的一大篇

  赵薇考入电影学院,让人感觉很“侥幸”。在北京电影学院的招生考试中,赵薇把准考证丢了,负责考试的崔老师一听:“连准考证都能弄丢了的考生,怎么能参加考试。让她回去吧!”然而,在考场轮换考生的间隙,崔老师在楼道内休息时,见到赵薇正坐在表演系考场外的楼道边哭泣,于是心地善良的崔老师便走过去问她为什么哭,旁边便有人对崔老师说,这就是丢了准考证的那名考生。然后又对赵薇说:“这就是你们的主考老师。” 赵薇闻听抬起头面对崔老师泪如雨下,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顿时打动了崔老师。之后,崔老师找到考生办公室的负责人请求为赵薇补办准考证,但办公室负责人说:“办了这么多年考试,还没听说过有这样的考生!不能让她考了。”崔老师又向办公室负责人请求:“我刚才看到她了,我觉得这名学生很有希望,是个好苗子,就给她一次机会吧。”在崔老师的一再恳求下,办公室负责人才同意为赵薇补办准考证。

  当年巩俐的确是被中央戏剧学院破格录取的,原因是她的文化课成绩没有达到录取分数线。另外巩俐之所以报考艺术院校屡战屡败,主要与她长着一口不整齐的牙有关,因为不符合一般人的审美习惯。

  事隔多年,梁伯龙老师已记不得巩俐当时具体做了哪些表演,但他还清晰记得把巩俐叫到面前说你张嘴让我看看你的牙。当时巩俐非常不好意思,梁老师说不要紧的,牙是可以修正的。后来巩俐来入学报到的时候,牙已经矫正了。

  现在,巩俐已是国际知名的华人女星,说到这里梁老师感慨万端:“当初要是因为牙齿问题把巩利筛掉,就没有如今大红大紫的巩俐。”

  至于传言巩俐的文化课成绩差,梁老师解释说,巩俐那时是应试教育,她考分低并不说明她的文化修养差,我觉得她可贵的是那种对生活敏锐的感受力。

  父亲黄小立自述黄磊艺考经历:高考时他说他首先考导演,导演考不上或者考导演的同时再报考表演,理由是你们当演员尽听别人摆弄,当了导演可以体现更多自己的想法。可是那年(1990年)北京电影学院、中戏、上海戏曲学院等导演系都不招生,只有表演系招生,而且中央戏曲学院还只招边远地区的定向生,只有上海戏曲学院在北京招生。他就去参加考试,结果在二试的时候被刷下来了,他自己觉得考得还可以。后来我打听刷下来的原因,那老师说觉得他不适合做演员,他的文学理解力很好,更适合搞文学、做编剧。当时他挺失落的,很不高兴,说还不如不考呢,我们就劝他不要灰心。过了不久,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招生了,就又去考,这回挺顺利。

  当年姜文在报考中戏的时候,形体老师和声乐老师都觉得他在这两个方面差强人意,但尚有可造就的地方,就勉强给了个合格分。张仁里老师当时是负责表演课的招考老师,他竭力主张把姜文留下来。为什么呢?因为姜文考试的时候朗诵了一段契诃夫的《变色龙》,张老师在这段朗诵里听出了幽默。张老师认为对演员来说,其他的缺憾可以弥补,但是幽默只能靠发现。

  蒋雯丽在录制《艺术人生》时,我们有幸得知了她当年参加北京电影学院考试的经历。当时的主考是北京电影学院林洪桐教授,他在1988年招生的时候,给考生出一道题目:唐山大地震,你们家中的亲人都在地震中故去,一个月之后,你们从外地回到唐山,家已经变成废墟。当时很多学生一进入表演区域就开始抢天呼地,有的甚至一下子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拼命地刨,用林老师的话说,表演得都不太准确,感觉完全不对。惟独蒋雯丽,她一言不发地站起来,走到她的位置前面坐下,含着泪默默地望着天空,最后泪水顺着脸颊慢慢地流下来,林老师用了“空灵”两个字来评价蒋雯丽的表演,她的表演表现了一个演员对人性认识的深度,体现了某种情况下人的生存状态,当时在场的一个导演激动地说:“这个学生将来我一定要用。

  袁立走的艺术道路并不顺利。袁立一开始想考上海戏剧学院。袁立初试以及复试的前几关都过得非常顺利,正当自己心头窃喜的时候,有一个监考老师说袁立没有演戏的热情。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这次失败使袁立走进了北京电影学院。袁立报名的时候已经是电影学院报名的最后一天。她在报名时,有一位老师总是盯着袁立看。最后这位老师对她说:“好好考,你一定能考上。”也许是这句话给了袁立莫大的鼓励,也许是袁立注定跟这位老师有缘分,满怀信心的袁立最终走进了电影学院。这位老师就是后来带了袁立4年的朱宗琪教授。袁立说,朱老师课讲得很好,可她一点都不张扬。她经常告诫我们:在舞台下一定要朴素,只有在台上的时候才是发挥你们光芒的时候。袁立牢牢地记住了这句话:“这句话我会享用一辈子。”

  陆毅18岁从上海戏曲学校儿童剧演员班毕业后,分配到了上海儿艺,当时陆毅的身高已经到了180厘米,上台的机会很少,在这种情况下,陆毅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辞职。辞职后,陆毅觉得北京的文化氛围好,于是就来到北京,准备作个自由艺人,成为“北漂”中的一员。那一年的北京,格外的冷,但是陆毅的心更冷:已经演戏10年的他没有接到任何一个戏。正是这个寒冷的冬天,使陆毅认识到自己在艺术的道路上,仍须继续学习。于是,陆毅同时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和北京电影学院,本来已经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北京电影学院录取,但父母希望他在身边,于是他选择了上戏。

  我从11岁就住校在舞蹈学院附中,其实我当年学舞蹈也是为了锻炼身体,根本没想过会入娱乐圈。但跳了六年,发现自己可能在这行做不了最优秀的,而且跳舞这行寿命短,团里每个女孩都争做领舞,那种气氛让我有点不喜欢,于是我就想到转行。到了该上大学的年纪了,清华北大肯定上不了,而当时听别人说只要长得漂亮,80%都能上北电,所以我一直跟老师说自己要考北电。但那年是中戏先招生,我就先去试试,没想到就那样考上了。

  邵兵中学时因为体格魁梧,被选去当帆板运动员,屡得名次。作为武汉市的头牌,他被保送武汉体院,但他心血来潮加上灵机一动,把高考的目标瞄准了“北电”。上了考场,别的考生都是朗诵、小品加舞蹈,表演起来一套一套的,可他面对一溜儿神色严峻的考官,把准备得熟透的几支歌全忘了,加上文化课又考得差,以为这下泡汤了。孰料两个月后,一张录取通知到了他手中,连他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原来是因为他的形象和气质太独特,在几届考生中都不多见,招生老师个个心动,于是向院方打了“特批录取”的报告。

  回忆起当年金榜题名前的一刻,她显得很兴奋:“专业考试时,老师让我表演两个小品。一个是命题类的,题目是‘二楼的女孩爱上了一楼的男孩’。我和同学设计的情景是我刚搬到二楼,突然楼下的男孩来敲门,他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就让我告诉他。我当时有点烦他,也表现了出来。这个男孩有些生气,就走了。后来在我收拾屋子的时候,发现一只老鼠,我大喊了一声后,男孩就来了。再后来的事就是像题目里说的那样了,这个小品主要是讲人与人之间要多一些善意,这样才容易相处。另一个小品是语言类的,要求我在表演时用到‘是你,是我’。我当时就假装在街上走,走着走着就在一个有电视的橱窗前停下来看电视。旁边有一个人一直在挤来挤去的,我就瞪了他一眼,谁知道他就是我在电视里看到的那个人,然后我就说:‘是你’,和我配戏的那个同学接着说了句:‘是我’。”记者问徐静蕾,当年和她搭档的两个考生最终是否成了她的同学,徐静蕾很谦虚地说:“他们两个都考上了,因为他们都是有一些经验的演员,我能考上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对手很好。对我来讲,那次考试真是超水平发挥,之前我对小品的了解也仅限于春节晚会上的小品。”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