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引进任天堂Switch来了 它能让主机游戏走向大众吗

  国行版任天堂Switch的首发阵容不是那么尽如人意,但鉴于腾讯与任天堂两者深厚的内功,此刻可能会成为国内游戏产业变革的起点。

  8月初的China Joy展会后,国行版任天堂Switch再也没了消息,消失四个月后,玩家的耐心消磨殆尽。

  12月4日,国行Nintendo Switch产品上市发布会在上海举行,腾讯游戏任天堂合作部总经理钱赓宣布,国行续航增强版任天堂Switch在当天开启预售,12月10日正式向开售,售价2099元。

  任天堂株式会社董事高桥伸也特意来到活动会场,一口气宣布了3款首发游戏阵容,它们售价均为299元。

  为你的笑容而来。这是本次发布会的标语。此前,网友得知公布最新消息时调侃说,“我们将公布最新一版‘马力欧进化史’。”

  全球游戏公司千千万,大概只有任天堂才会把“你的笑容”这样略显中二的台词挂在嘴边。在全球游戏史上,任天堂是最独特的游戏公司之一。它一直是“主机三巨头”(任天堂、索尼、微软)中硬件性能最差的一个,却能靠强大的游戏性和创意与之抗衡。

  “我冷静了。”一位网友在微博上写到。类似的声音不少,大家似乎没有特别兴奋。

  相比于一些电商平台上现有的港版、日版游戏主机或者游戏,国行版有着更低的价格。

  目前,能网购到的游戏主机及游戏,大多是港代和日代通过各种方式运到国内进行售卖的,并非是官方渠道。店家也需要利润空间,所以一台任天堂Switch的售价常常要卖到2200元左右,游戏价格往往在300~500元之间。

  腾讯与任天堂合作发售国行版任天堂Switch,少了“中间商赚差价”,也就有了明显的价格优势。国行版主机便宜了100元左右,游戏也能够便宜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

  港版或日版主机明显是替当地玩家服务的,大陆玩家使用起来难免会有各种问题。譬如网络,使用过港版游戏主机的玩家应该了解,如果不借助任何辅助工具,能否顺畅使用网络服务全凭运气。有时可能网络顺畅,有时可能死活都打不开商店页面。

  其次是保修服务。毕竟不是官方渠道在电商平台上售卖港版、日版游戏主机,大多不会提供任何保修服务。

  还有语言和支付习惯的问题。目前所有的任天堂Switch都已支持简体中文界面,可并非所有游戏都有中文字幕。港版“e商店”(任天堂在线商店)只支持银联信用卡和海外版“支付宝”Paypal,国内玩家使用起来较为麻烦。

  上述这些问题,在国行版任天堂Switch上都能得到解决。为何部分玩家仍不买账呢?问题出在游戏上。

  根据官方公布的信息,与国行版任天堂Switch同一天上市的游戏只有一款,即《新超级马力欧兄弟U豪华版》。短期内,官方也只会再上线两款“马力欧”系列游戏,数量上实在有些少。索尼2015年发售国行版PS4游戏主机和PSV掌机时,分别首发了6款和7款游戏。

  游戏本身的版本也不够新。目前计划将登陆国行版任天堂Switch的9款游戏,全是早已在海外发售的游戏,如《新超级马力欧兄弟U豪华版》,海外发售于2019年1月。

  诸如《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等尚未发售续作的游戏,国行版发售晚倒不算大问题。可例如《宝可梦Letgo 皮卡丘/伊布》等游戏,海外已发行了续作《宝可梦剑/盾》,国内玩家随时都能购买到。此时再推出国行版本,吸引力会大打折扣。

  除此之外,目前国行版任天堂Switch的锁区信息不明朗,也引起了一部分玩家的不满。

  鉴于各方面原因,国行版任天堂Switch大多需要面临锁区或是锁服的境地。以国行版PS4为例,玩家可以登录到国内游戏商店,却登录不了海外商店,也没法在线购买海外游戏,但海外的实体版游戏光盘能在国行版主机上运行。

  短期内,国行版任天堂Switch的游戏规模,确实不太可能比肩日版或者港版。海外游戏进入大陆需要获得版号。尽管今年游戏版号已重新开放申请,但规模相比版号冻结前小了许多,能够拿到版号的海外游戏更是屈指可数。

  腾讯和任天堂将国行版任天堂Switch的本地化打造到了极致,但玩家买游戏主机,终归是为了打游戏。如何解决好游戏的问题,成了腾讯和任天堂破局的关键。

  游戏工委发布的《2019年度第三季度中国游戏产业报告》中提到,目前家庭游戏主机收入仅占到了整个细分市场收入的0.3%,连中国游戏市场这块“大蛋糕”的“边角料”都算不上。

  伴随着移动互联网革命的到来,众多爆款移动游戏,大大拓宽了中国的游戏用户。一些曾经从未接触过的人群,逐渐成了各大游戏“氪金”的主力军。

  但受限于智能手机性能和碎片化的特性,移动游戏不能适用于所有场景,也不能满足部分对游戏要求越来越高的硬核玩家。在这过程中,能够提供沉浸式游戏体验的家庭游戏主机,成了最好的补足品。

  当然,PC单机游戏也能提供同样的游戏体验。但相比于个人电脑,游戏主机有一个先天性优势——便宜。

  游戏主机是厂商专为游戏打造的,去除了所有和游戏无关的功能,能在保持高性能的同时节省掉不少制作成本,一个电脑却不可能只保留游戏功能。如果你想流畅游玩一款3A游戏大作,买主机只需要花费2000元左右,买台式电脑可能至少需要4000元以上。

  另一方面,任天堂、索尼等游戏主机研发公司,并不完全依赖售卖机器来获得利润,而是通过各种网络服务费。

  如果一款游戏登陆了任天堂“e商店”,那么它每卖出一份,都得给任天堂一定比例的分成。有了这个前提,游戏主机研发公司完全可以只卖成本价,甚至亏本出售,来拉低价格,从而提升自己的市场竞争力。

  任天堂选择在此时进入中国市场,无疑瞄准了国内几年后可能到来的一次玩家消费升级。

  这些新晋硬核玩家刚入“游戏主机坑”,也许能接受“慢半拍”的游戏阵容,但终归不是长久之计。面对潜在的庞大市场,腾讯和任天堂似乎想打造一个完全不同于海外的游戏生态。当然在这个大环境下,想完全一样也不太可能。

  国产单机游戏破圈的不多,但近年来已经诞生了不少口碑之作,如《太吾绘卷》《艾希》等等,国内游戏开发者的实力并不弱。

  腾讯旗下的Next工作室,也一直在着力于优质单机游戏的研发。其正在研发的大作《重生边缘》于8月参展了著名的科隆游戏展,收获了极高的评价。如果能够借助腾讯强大的发行资源,这背后无疑有丰富的想象空间。

  “腾讯和任天堂欢迎国内游戏开发者为Nintendo Switch提供内容支持,希望能有更多优质的、适合Nintendo Switch这种全新娱乐方式的游戏内容呈现给我们的用户。”钱赓说。

  另一个值得想象的地方,在于腾讯、任天堂与海外著名游戏公司能合作到何种地步。

  发布会现场,钱赓展示了一些正与国行版任天堂Switch紧密合作的伙伴,里面包括如万代南梦宫、科乐美、史克威尔艾尼克斯等著名游戏公司。

  未来,如果这些公司以及任天堂自己的游戏能够做到国内外同步发售,甚至如漫威电影一般,中国大陆提前发售,届时极有可能会引起游戏圈的一场“地震”。

  腾讯与任天堂还需要花费大量成本来教育市场。可一旦把“蛋糕做大”,将有无限想象的空间。

  对目前的主机玩家来说,国行版任天堂Switch的发售没能带来什么惊喜,长远下来仍会有不少好处。

  以近期大火的Switch游戏《健身环大冒险》为例。这款游戏刚刚发售时,在电商平台上价格大约是500元上下。伴随着游戏大受欢迎,海外一度卖脱销,国内价格也开始疯涨,如今已变成800元左右,上涨近60%。

  官方介入以后,碰上热门游戏虽无法完全避免“黄牛党”,但整体上会规范很多,涨价也不至于达到60%这样夸张的数字。

  在游戏版权方面上,由于任天堂旗下马力欧、宝可梦等IP在国内过于深入人心,以至于山寨游戏一抓一大片。任天堂想要维权,必须得跨国诉讼,这一方式得花费大量精力和财力,没能大规模起诉。不少核心玩家无法接受这样的行为,有时能看到他们与那些山寨游戏玩家互相冷嘲热讽的场景。

  伴随着正版游戏的进入,考虑到利益,腾讯与任天堂很可能会“秋后算账”。腾讯“南山必胜客”和任天堂“地标最强法务部”强强联手,这些山寨游戏公司或许连回旋余地都没有。

  国行版任天堂Switch的推出,也将迫使越来越多的海外游戏公司开发中文版游戏。

  任天堂Switch所有海外已发售的游戏中,不含中文的游戏占据了一定比例。如“宝可梦”系列游戏,主系列《宝可梦Letgo 皮卡丘/伊布》和《宝可梦剑/盾》早已有了中文版,可热门衍生格斗游戏《宝可梦铁拳DX》至今仍没有中文。

  目前,一些日本游戏大作基本都会配有中文字幕,更多中小型游戏还只有日语版和英语版,玩起来不太方便。国行版任天堂Switch的推出,将会是一个机会。

  如果腾讯与任天堂真的把“蛋糕做大了”,主机玩家在游玩一些多人游戏时,也不会再找不到朋友一起。

  在任天堂Switch上,多人游戏或者需要多人合作才能达到部分成就的游戏特别多。例如《宝可梦剑/盾》,两个版本有着各自限定的宝可梦。任天堂如此设置,是希望玩家能够跟朋友相互交换自己的精灵,相互对战以获得乐趣。玩家“找不到组织”时,游戏乐趣会打折扣不少。

  国行版任天堂Switch的首发阵容不是那么尽如人意,但鉴于腾讯与任天堂两者深厚的内功,此刻可能会成为国内游戏产业变革的起点。

  奇思客成立于2012年初,是一家立足中国、放眼世界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专注为中国乃至全球企业提供国际化整体解决方案。[详情]

  荒草地股权VC基于企业管理咨询行业与金融创投行业行业互补产生的机构,依托创始人在创投圈、资本圈雄厚的人脉资源,背靠投资总监俱乐部,为解决企业发展中遇到关于股东股权问题及股权纠纷难题进行定制化服务。[详情]

  程序化邮件直投服务平台“PebblePost”获1500万美元B轮融资

  PebblePost是一家程序化邮件直投服务平台,为客户(品牌及广告商)在24小时内将网络促销活动灵活转化为个性化直达邮件。[详情]

  LeoLabs是一家隶属于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院的科技初创企业,专门研究近地轨道中的漂浮物和碎片,检测并努力避免各种潜在碰撞。[详情]

  LocusLabs是一个室内地图和定位平台,利用室内路线视图技术,为场馆、大型企业和品牌提供一个室内数字定位平台,用于共享并管理其物理空间。[详情]

  为企业提供钟点工管理软件企业“WorkJam”获1200万美元B轮融资

  WorkJam是一家为企业提供钟点工管理软件的公司,填补小时工与企业沟通途径空缺,采取以移动为中心的方法,将企业战略与那些在前线具体执行这些战略的员工实现更好地整合和协调,实现工作场所的数字化管理和运营。[详情]

  多啦衣梦是一个定位于大众年轻女性群体,以“订阅式租赁”方式解决女性服装多样性需求的平台。[详情]

  安行是一家共享单车服务品牌,打造城市绿色共享出行的服务平台,具有扫码租车、站点车辆信息查询、个人骑行记录查询、个人碳积分查询和个人碳交易等丰富功能。[详情]

  31会议,中国领先的会议活动平台,一站式连接主办方、参会者、供应商。[详情]

  楼盘网是一家房地产综合门户及营销平台,提供新房、房源、优惠楼盘、新闻、二手房、租房、论坛等服务。[详情]

  百拜单车的前身是美骑单车,作为共享单车平台领域新进宠儿,百拜单车的主打颜色是绿色,主要面向二至四线城市的用户提供服务。[详情]

  ofo创立于2014年,是国内首家共享单车公司,首创无桩共享单车出行模式,致力于解决大学校园的出行问题[详情]

  奖金网(原大奖网)由深圳市华度玉录科技有限公司企业成立于2015年,主要为用户免费提供在线彩市新闻、体育热点、赛事资讯等服务。[详情]

  泰笛科技成立于2012年底,是全球首家在线洗衣品牌,业务包括洗涤、鲜花订阅和绿植租赁,拥有超过400万付费家庭用户,服务覆盖全国超过11个城市。[详情]

  Workfit是一家提供会议语音助手服务的初创公司,通过会议搜索、会议记录以及画出会议重点、推进会议事项等来帮助人们更高效的开会。[详情]

  StayAbode是一个印度公寓租赁服务平台,利用技术、设计、服务以及品牌为房地产市场提供联合居住空间,目前在班加罗尔提供超过180个床位覆盖4所物业。[详情]

  Diamanti是一家超融合基础设施初创公司,主要为企业数据中心提供硬件及软件支持服务,推广应用程序容器技术。[详情]

  Uponit是一家服务于高端内容发行商的广告恢复平台初创公司,帮企业恢复被屏蔽的广告资源,旨在保护内容发行商的线上广告业务,避免给广告商带来损失。[详情]

  uShip是一个定位于个人和企业的在线运输及货运交易平台,提供便捷的运输和物流的搜索及预订服务,致力于让全球的任何货物能够自由流通。[详情]

  鲸仓科技成立于2014年5月,隶属于深圳市鲸仓科技有限公司。凭借专利的仓库自动化技术,致力于帮助广大电商和零售企业免费将仓库升级为自动化仓库,提供仓库业务代运营服务。[详情]

  GYENNO One是一个智能腕带品牌和可穿戴设备,支持身体活动监测、无线充电、来电提醒等,提供基于康复机器人的精准医疗服务。[详情]

  职行力是一款人力资源运营的移动APP,专注于从培训管理切入,通过一套激励运营方案,例如微课大赛、新产品FAB(说服性演讲)征集大赛等,让员工自己贡献培训内容UGC。[详情]

  车发发是一个O2O汽车保养平台,服务于中高端车主,提供保养、钣喷、美容等标准化服务。[详情]

  原谷生鲜2014年于南京起航,通过多媒体自助终端、互联网、无线网络及生鲜直投保鲜柜,为居民搭建惠民平价、便捷购买、优质保鲜的服务体系。[详情]

  我爱我家成立于1998年,旗下拥有“我爱我家”、“伟业顾问”、“汇金行”以及“相寓”等多个在行业内知名的专业业务品牌,是我国知名的房地产综合服务企业。[详情]

  Fossa是一个致力于解决程序员使用开源代码不合规的问题的公司,致力于帮助企业更好地实现开源代码合规化,并且自动追踪开源代码的授权许可协议。[详情]

  SoFi是一个在线金融借贷平台,从学生贷款起步,随后将市场拓展到房屋贷款、汽车贷款、消费贷款等领域。[详情]

  Layer 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面向开发者的云通讯服务平台,致力于打造“面向互联网的开放通讯层”,其技术可帮助开发者在短短几分钟内就能将文本通讯、语音、视频等功能嵌入他们的应用当中。[详情]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